详细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专栏 > 骆意不绝 > 详细

博物馆:万事开头难

来源:开户送38体验金不限id   |   作者:骆新   |   时间:2018-10-30

    这些年,中国喜欢逛博物馆的人数,渐渐地快赶上喜欢逛商场的人数了,这当然是一件好事。说明越来越多的人深感人文和科学素养的重要性。哪怕人们只是走马观花、不求甚解,甚至拿文物或艺术当背景,在社交媒体上“打卡”,“博物馆热”亦善莫大焉!因为文化的培养,从来不是靠着行政部门的三令五申、耳提面命给教训出来的,而恰恰是在不知不觉中、习惯成了自然。中国人总说“道不远人”“大道至简”,窃以为,凡吹胡子瞪眼、故弄玄虚、不能令人亲近之“道”,终究不会是什么好货色。


    人们常说:“好的开头,意味着成功的一半。”把这句话用在博物馆,很合适。


    欲令入佛智,先以欲勾牵。孔子也说过: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乐之者。”一个博物馆的展陈方式,就是一个故事的渐次铺垫、打开的过程。


    我做记者二十多年,深知在采访过程中,第一个问题,提什么、怎么提,很是要紧,因为,它几乎决定了整个谈话的基调。如果援引克劳特的营销学理论,你给受众什么样的“第一印象”,就是产品定位的关键。不可不察也!所以说,万事开头难。现在,颇令人忧虑的,倒不是民众的审美趣味有问题,而是各级文化机构的行政领导和从业人员,其自身的文化品位还亟待提升。否则一不留神,就会暴露出“好大喜功、德不配位”的马脚。国内大多数博物馆,特别喜欢对外宣称——我的馆藏有多么丰富,建筑面积有多么大,这些数字固然重要,但一味拼多拼大,并不能彰显这座博物馆的价值观,就像是拥有的知识量,并不能代表一个人是否具有人文和科学精神。因为科学精神的核心是质疑,人文精神的核心是关怀。


    问题是,在这方面,博物馆该怎么做才好呢?


    我认为,要想讲好一个故事,前提就是看你怎么开头儿,如何“起范儿”。


   “一件物品、一段说明文字,再配上一张照片”,这种过去展览中最常见的“三件套”,以及传统的思维方式,其实,早在当年上海世博会时就已经受到了巨大冲击。我因为在2010年里有长达半年的时间,持续采访世博会,接触了包括英国馆、法国馆、西班牙馆、沙特馆和意大利馆等这些国际展馆,各种充满想象力的设计、以及博物馆所希望传递的价值理念,都给了我很大启发。我发现在博物馆,最能打动人心的,往往不是陈列品本身,而是富有戏剧张力的展陈手段。


    就拿那时的“西班牙馆”为例(如果评选“世博会最佳展馆”,我至今都会投它一票),观众进门之后,就置身于一个狭长的类似“岩洞”的空间,“洞壁”的墙上空空荡荡,并无什么特别之处。但是,就在片刻的寂静之后,一阵强烈的巨大动物奔跑的蹄声,由远及近传来,稍后,岩洞墙壁上,就会有投影映射出一群庞大西班牙牛从你身边疾驰而过,震撼效果自不待言。


    牛群逐渐远离,复归万籁俱寂,这时一个升降舞台从人群中升起,随着响板的声音,一个真实的西班牙女舞者“从地底冒了出来”,扭动身姿,跳起了著名的弗拉明戈舞蹈……说实话,参加上海世博会的时候,我并没有去过西班牙,直到现在,我已经忘记了西班牙馆内其他的展陈,但是,这个馆的“开篇”,却让我身体感官受到强烈刺激,算是领略到了伊比利亚半岛的自然和人文魅力,让我一下子,就爱上了西班牙。


    2013年,我随东方卫视的一个代表团去澳大利亚访问,因为工作需要,我们被澳方邀请参观位于堪培拉的“澳大利亚战争博物馆”。对于出生在北京的我来说,“军事博物馆”正是我非常熟悉的地方。我猜测,凡是谈到战争的展览,基调必然是宏大叙事,毕竟澳大利亚曾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,“为有牺牲多壮志、敢叫日月换新天”,博物馆的进口处,怎么也得用“民族英雄” 的雕像把门,墙上再镌刻着历次战斗的丰功伟绩,也许还有领导人“牢记国耻、珍爱和平”之类的谆谆教诲。但是,出乎我的意料——澳大利亚这座战争博物馆,不仅建筑规模不大,而且,进门处也丝毫没有表现出豪迈的英雄气概,而是一位身穿一战时期澳大利亚军服的士兵蜡像,坐在泥泞不堪的地上,双手捂着脸,不知是在悲伤地啜泣,还是因为战争带来的恐惧而不敢注视眼前的观众。士兵蜡像的背后,则是一张被放大的、一战时期马恩河战役(或者索姆河战役)之前士兵们集合的黑白照片。这个场景,分明让我闻到了浓烈的战场硝烟的味道,看到了遍地流淌的鲜血。战争,如果被装入宏大叙事,一定是国家、民族、正义……这些抽象概念,在层层堆砌,让你忘记痛苦,只有高喊着“光荣”,但是,如果用个体生命的视角去打量,那么,“痛苦”将成为永恒的主题,这也正是一切反战者立论的根基。就像海明威那篇小说的名字——丧钟为谁而鸣?


    事实证明,澳大利亚战争博物馆的陈列思路,就是本着这个价值取向而展开的。没有高大全的人物或伟大光荣正确的政治口号,全都是在告诉你,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,是如何经历了那一场又一场战争的。准确地说,这就叫做“代入感”。


    当然,博物馆的展陈,并不完全是单线条的叙事,更多是复合式的,人们可以选择通过什么样的线路看展,这也是参观者的权利。但聪明的布展者,总会随着参观者的脚步,在不同的地方,构建出不同的故事场景,但目的却是一样的:令人不断地沉浸其中,又不断地观照现实。这些手法,很像是纪录片的拍摄——通过提供不同的细节和视角,唤醒观看者的记忆,引起对人生、对世界的反思。

    2015年,我在澳门参观了一次“泰坦尼克号沉船展”。整个展览的人流动线,就被设计为一条乘客从登船、到沉船的行程,狭小的船舱里,全是不同乘客的个人记录。但是,这个展览,最让我感慨的地方,竟然不是展品陈列最丰富的部分,而是在中间——也就是衔接从登船到沉船的两段故事的地方,设计者让参观者通过一个类似船舷的狭长地带(其实,这也是由于场地所限,不得不人为制造的一个通道),空间虽然不大,但全都用黑布罩上,上面用LED灯,布置成“满天星斗”的样子,配合着海浪和轮船行驶的声音,说明文字写道:“这就是沉船当晚,乘客站在船舷所能看到的夜空星图。”这就是看似“留白”和“闲笔”的力量。它更像是布莱希特戏剧所制造出的“间离效果”,让我一下子便联想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漂泊命运,耳畔仿佛响起了《泰坦尼克》电影中那段熟悉的音乐旋律,人生况味、百感交集,一下子全都涌上心头。至今,我都不知道为什么,眼泪竟禁不住簌簌落下……

    尽管展品、空间、经费、领导意志这四项,是展览重要的约束条件,但我认为最重要的,还是策展人所秉持价值观,以及主观上艺术表现的愿望有多强烈,如果没有这样的欲望,任何展陈都会失去了生命力,很容易形神俱散、一地鸡毛。


    这些年,以政府财政为主导的博物馆建设中,不能否认的是,领导意识贯穿太多,也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艺术表达,影响了展陈的多样性——最大的弊端,就是假设所有参观者是来“接受教育”的,是被领导训话的,而不是尽量用艺术表现力来唤醒人们的生命体验,让每个人在参观中,都能找到完全不一样的答案。


    我知道,在一个习惯了“标准答案”的社会,连讲故事的方式都会越来越趋于僵化,入口处直白地写上一大篇“导言”或者摆上一两件“重器”,就是大多数中国博物馆的套路,尽管算不上“面目可憎”,但千篇一律,便会令人打不起精神,令博物馆失了个性。


    最后,请允许我举一个失败的案例——


    我去过一家江南博物馆,建筑本身是两层,吴良镛大师的手笔,外观上看,白墙黛瓦,颇具江南水乡的神韵。入口处的门并不大,但人进入之后,会感觉豁然开朗——因为大厅以天井方式,贯穿一楼与二楼,直通屋顶天窗,显得别有洞天,而且,采光效果也好,然后,叙事再围绕着这个“天井”为中心展开。


    但非常遗憾,建筑大师所创造的独特空间语言,在以追求思想统一为基调的官场,却总是会被改得面目全非——负责建设展馆的领导,觉得这样的设计,似乎太浪费空间了,他们恨不得能多放点展品,竟然把这个”天井“,在建设的时候给彻底封上了,也就是在原来的大厅里,直接给盖上了二楼地板,一下子就令整个空间显得逼仄和压抑。实话实说,这个博物馆里面的展品还是不错的,但是,就因为这个”寸土必争“的举措,便让我顿时觉得,主管领导的审美品位,实在是不敢恭维!

    所以,改变观念,还真得需要时间,慢慢来。 

周阅读排行

  • 话说广告KPI

    KPI这个词在广告业中出现频率很高,它是把绩效评估简化为对几个关键指标的考核,并以此作为评估标准。

  • 新时代与新广告(一):新变化

    变化一直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历史进程中,可以说没有变化就没有人类社会的发展,但变化有共时性与历时性之分,有当下的变化与过去的变化之别,我们今天说的这个新变化,是指当今发生的,是指不同于以往变化的“变化”。

  • 肯德基,你卖的这个情怀,我收了!

    1987年,肯德基第一次踏上中国,那时,能够在肯德基的餐厅里吃上一块肯德基,不仅仅只是身份的象征,还是潮流的代表。一转眼,2017年,肯德基已经到中国30周年了。如今,5,000多家门店的肯德基,已经是中国最大的速食连锁餐厅,龙头地位不容撼动。对于这个值得纪念的30周年,如果它只是出了一张30年前的海报,或是拍了一部微电影来缅怀30周年庆,说真的,不会出现在这里作为案例探讨,因为,那太一般了,但是,它推出的是:“你好,1987!”实质的做法是:肯德基中国30年,价格重返1987年!

  • 发挥领导力作用的必要性

    说到领导力,不可不谈的就是领导者。成功的领导者善于总结经验,善于向榜样学习,善于阅读,并有强烈的使命感。但若认为只有领导才具有领导力,那便大错特错了。就像中国的百家之说,每个人的领导力都各不相同,但这不同之中又互相关联,我们无法定义,甚至无法学习,只有靠不断汲取前人的经验,不断亲身实践,才能唤醒心中沉睡的意识。由此可见,领导力并非头衔、特权,而是一种能力。

详细页的广告

本周推荐

第二排广告